留守儿童福利应纳入扶贫和城市化考核体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儿童剧创作者既要爱孩子,更要懂孩子。要学会俯下身来,用孩子的眼睛看世界,从孩子的角度想问题,与他们一道去发现、寻找、探索、感受、感悟,在剧场里“跟孩子共同成长”。  儿童剧需要童心纯真,但不是低幼化、简单化,更不是矮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少村民开始外出务工,赚钱补贴家用。  不过,村里没有产业,只能自给自足,村民依然贫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年夏天,梁瑞锁和近邻张家井村干部约定,各自从本村出发,到山顶上的电线杆附近碰面。上山的羊肠小道被荆棘盖得密不透风,那天遇到大雾,大伙儿迷了路。他的衣服被刮破,身上扎了刺,花了4个多小时才找到对方……2016年7月,大雨导致山洪,把进村的简易路冲得稀烂,村子成了“孤岛”。那天梁瑞锁在县城开会,不得不绕道山西平定县旧关村,沿着河道摸回村子救灾。要想富,先修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守儿童福利应纳入扶贫和城市化考核体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留守儿童,社会总是用城市思维去看待这些孩子。 一些人看到了孩子生活条件不好,就给他们资助点钱再送个书包,却忽略了这些孩子内心精神层面的诉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饱和穿暖,已经不是留守儿童最大的需求,他们的父母也能提供基本的物质供给。 可是,这些孩子生活的软环境却不容乐观,面对的是衰败的农村,人们越来越现实,村民不再是古道热肠,农村人与人之间变得冷漠,无形之中影响到孩子的内心深处。   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,留守儿童其实是社会压力的最后承担者。 父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,在外维持生计压力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教育孩子的时候,很多父母态度不好,表面上是他们教育方式不当,实际上是把气撒在孩子身上。 爷爷奶奶既要种地又要带孩子,生活的操劳免不了让孩子成为他们的抱怨对象。 甚至在学校中,乡村老师的待遇和工作环境不佳,难以对孩子教育保持着耐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守儿童问题的背后,实际上也是扶贫问题。 国家提出在全面实现小康路上不让一个人掉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守儿童缺少亲情、缺少照料,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是“绝对贫困人口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各地的精准扶贫中,无论是扶贫还是扶智,都还没有把留守儿童问题当作一个突出的关注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扶贫的考核还是单一的“GDP主义”——只衡量收入的增长,而没有关注农民及其子女的幸福感和获得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精准扶贫路上不妨要带上留守儿童,以切实解决农民工的后顾之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集中连片贫困区,很多外出务工人员都没有能力把孩子带在身边。 在解决留守儿童问题上,不妨依靠驻村干部、志愿者和社会组织的力量,在当地建立留守儿童中心,专注留守儿童事务,提高这些孩子的福利水平。   当然,还要解决好两个问题:经济上,发展农村经济,让农民在家门口就可以实现就业,解决了本地的贫困问题也就不存在留守儿童问题。 社会上,在城市化进程中,要让城市更包容,慢慢地接纳外来务工人员和他们的家庭,让他们安居乐业,不再抛家舍子来城市务工,留守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制度设计层面而言,留守儿童福利应纳入扶贫考核体系和城市化进程体系,这在当下看来或许是较高的“扶贫标准”,但却是怎么也绕不开的扶贫之路上必须解决的问题。 (责编:史雅乔、李昉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守儿童福利应纳入扶贫和城市化考核体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部分地区房贷放贷周期拉长  不存在大面积停贷  多地房地产调控升级背景下,有媒体报道称,多地出现银行房贷额度收紧、利率上升,银行贷款周期拉长甚至出现停贷的现象。事实究竟如何?  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了解到,所谓的大面积停贷并不存在。上海地区,建行上海分行和工行上海分行均表示,目前正有序进行房贷投放,并未出现所谓的停贷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,现提出如下意见。2021-03-16“光荣在党50年”纪念章首次颁发以后,将作为一项经常性工作,一般每年“七一”集中颁发一次。2021-02-26近日,中共中央印发《关于在全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的通知》,就党史学习教育作出部署安排。2021-02-25党中央、国务院决定,授予康柏利等1981名同志“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”称号;授予北京首农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等1501个集体“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”称号。2021-02-25党中央、国务院决定,授予毛相林等10名同志,河北省塞罕坝机械林场等10个集体“全国脱贫攻坚楷模”荣誉称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守儿童福利应纳入扶贫和城市化考核体系